<dd id="8gz4d"><track id="8gz4d"></track></dd>
<em id="8gz4d"><acronym id="8gz4d"><input id="8gz4d"></input></acronym></em>
<li id="8gz4d"><acronym id="8gz4d"><cite id="8gz4d"></cite></acronym></li><em id="8gz4d"></em>
    1. <th id="8gz4d"></th>

      <tbody id="8gz4d"><noscript id="8gz4d"></noscript></tbody>
    2. <button id="8gz4d"><object id="8gz4d"><u id="8gz4d"></u></object></button>

    3. 2021-10-26 21:03 星期二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主辦
      會員登錄
      首頁 >> 信息化分會 > 信息化行業動態 > 正文
      揭秘華為第一個軍團模式團隊——“煤礦軍團”
      字號:[    ] 發布時間:2021-08-09 16:58:29 來源:鳳凰網 發布人:高玉潔

      ▲ 鄒志磊調研護盾式智能快掘系統

      ▲ 鄒志磊調研護盾式智能快掘系統

      煤礦軍團一定要探索出一條5G+人工智能改變社會的道路來,真正使5G改變社會成為一個現實。

      ——任正非

      今年4月,華為悄然成立了一個新的一級部門——“煤礦軍團”,跟運營商BG、企業BG、消費BG等在同一個級別,但在華為官網最新的組織機構圖中卻找不到這個組織。華為為這么細分的行業成立一個一級部門,令人匪夷所思,何況這個部門的領頭人級別也非常高,即由華為的高級副總裁、原華為運營商BG總裁鄒志磊親自擔任這個煤礦軍團的董事長。

      華為“逼”上煤山

      今天我們來解開這個謎。

      01 為何成立“煤礦軍團”

      煤礦軍團的成立堪稱神速。

      2020年12月7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與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見面,任正非表達了一個意愿,說華為愿意與山西聯合建立一個“煤礦人工智能創新實驗室”,以便通過ICT技術與煤炭開采技術的結合,幫助煤炭行業進行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實現“安全、少人無人、高效”的生產模式,也讓煤礦工人以后工作可以“穿西裝打領帶”。

      任正非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美國把我們從實體清單拿出去應該是非常困難的,我不是說不可能,但是極其困難,基本上我們不去考慮這個問題。而是踏踏實實把能做的產品與服務做好,讓一部分客戶相信我們。我們歡迎科學家,養得起天才,現在我們只想自己多努力,努力尋找能生存下來的機會。煤礦就是機會,這么多煤礦將來產生上千億價值,上千億可以養活多少人呀。”煤礦也許會成為華為很重要的一個業務增長點。

      2月9日,華為與晉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山西云時代技術有限公司等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聯合成立的“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在山西太原揭牌。2021年4月,華為即成立“煤礦軍團”這個組織。

      ▲ 任正非參加“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揭牌儀式

      ▲ 任正非參加“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揭牌儀式

      在短短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即完成內部的人員組建,聯合實驗室的掛牌,可見,不管是華為還是地方政府,對煤炭行業智能化的實現不是一般的重視。

      02 這個組織為什么叫“軍團”

      華為面向行業市場的一級組織,要么叫BG,如:運營商BG、企業BG、云與計算BG、消費BG,要么稱為BU,如: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G。我們一般企業通常以“**部”來命名。華為這個組織卻直接用了“軍團”二字。

      軍團是軍隊的用語,是方面軍、集團軍級作戰部隊的統稱。

      華為雖然喜歡使用軍隊的一些用語,但這次之所以使用“軍團”一詞,任正非在實驗室揭牌儀式上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為什么叫‘軍團’?‘軍團’的說法來自于Google,我們是向Google學習的。就是把基礎研究的科學家、技術專家、產品專家、工程專家、銷售專家、交付與服務專家全都匯聚在一個部門,縮短了產品進步的周期。把業務實行顆;,這是‘軍團’模式,煤炭是第一個采用軍團模式的。”

      ▲ 任正非親自下礦井

      2019年任正非曾號召內部向谷歌軍團學習,他在一次內部講話中說:“谷歌軍團的編制不大,戰斗力極強,要好好向谷歌軍團學習。……算法團隊直接殺入到項目中去,一線既有算法又有數據,就容易突破。你們組織優秀的博士形成一個谷歌軍團,撲上去,就可能把口子撕開。抽象的平臺一定要有實踐東西檢驗,多幾個具體化的平臺,綜合起來才會有抽象平臺。……別關在深宮大院里面,到戰場上去,立功去,說不定你就從少尉升少將了。希望你們的‘谷歌軍團’能率先殺出一條血路來”。

      Google軍團的運作方式鮮為人知,2004年《紐約時報》介紹說,Google存在一個個神秘軍團,其扁平化的管理層級和靈活的組織架構使谷歌得以迅速應對新的產品項目,其特點是小團隊優于大團隊,形狀隨時變化,隨時可以調整自己,并在整個空間移動。其主要表現為:

      1、研究團隊嵌入產品工程組織,整個組織結構扁平化。

      2、人員跨組調配、協同頻密,并呈現出網狀結構。

      3、基層實現混合編隊、復合技能、網狀調用。

      華為的煤礦軍團,其強調短鏈條運作,即同時要拉通產業基礎研究、產品研究、市場交付等職能,快速適應行業需求,以快速推動煤炭行業的數字化轉型。

      據了解,目前整個軍團只有二百多人,但要在三五年內幫助全國五千多座煤礦實現數字化轉型,時間緊迫,壓力巨大。

      華為希望,煤礦軍團堅持被集成戰略。華為做好底層,做好統一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其他交給合作伙伴來做,包含銷售類、解決方案類、服務類、投融資類、人才類、社會類等各種合作伙伴,共同打造智能礦山綜合解決方案,推動工業互聯網在煤礦行業釋放出巨大的價值潛力。

      03 為什么先做“煤礦”

      華為為什么選擇從煤礦入手呢,鋪開做整個礦業開發不香嗎?

      任正非公開表示,華為把信息通信技術應用到礦山中,最主要是幫助煤礦實現智能化。他舉例說,目前山西的井下瓦斯預警防爆系統做得很好,但是要用4根線連接,其中有兩根電源線、兩根信號線。當華為技術應用到井下以后,瓦斯傳感器就不再需要線了,向上傳輸用無線電,不僅在坑道里可以隨意布置,而且可以隨著礦機任意前進,不需要因為布線導致礦機的采掘移動進展變慢,從而提高產出能力。

      據了解,目前先做煤礦,這是內部的一個剛性要求。為什么呢?華為做事強調一個方法,叫飽和攻擊,確定戰略以后,就集中力量攻破一個“城墻口”。而礦山開發的“城墻口”就是煤礦。煤礦的場景也是最復雜、挑戰也是最大的,如果要求最高的煤礦場景都能做好,那么華為也隨之打造出了領先的、經受了嚴峻場景考研的解決方案,復制應用到其它礦業領域,也會更加容易。

      在5G等通信技術、云計算、大數據技術應用方面,世界上多數信息通信公司均沒有選擇將礦山作為突破口,但華為選擇礦山第一個吃螃蟹,其準備用30年的積累來改變這個行業。在礦山開發中,煤礦是最難的,任正非表示,中國現有5300多座煤礦,如果能把這些煤礦做好,在煤礦領域積累的經驗,很容易就可以外溢到其它非煤礦山。“如果我們真正實現了這一步,對加拿大、俄羅斯在北冰洋地區的礦山開采將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凍土地帶的條件極其惡劣,人們不愿意在那里生活,這么豐富的資源在那里睡覺,如果無人方式開采,這些資源都被開采出來,對人類社會將有重大貢獻。

      ▲ 礦井里情況復雜

      ▲ 礦井里情況復雜

      煤礦難在哪里?

      相比其他類別的礦山,地質條件更為惡劣,容易發生塌方、透水、瓦斯爆炸等事故,工作環境是高溫、高濕、高粉塵;采掘的工作面長達200-300米,現場狀況極其復雜,不確定性高,危險系數大;

      行業最大的挑戰是安全問題,安全問題首先是安全架構問題、管理規程問題,背后是人員操作規范問題,這些問題必須通過平臺化和數字化手段來解決。在煤礦智能化進入全面加速的關鍵階段,要實現“安全、少人無人”,最關鍵的挑戰是以下方面:

      第一,缺少統一的行業標準:缺乏統一的信息化、智能化建設的標準指導,各信息系統間無法互聯互通,演進困難。

      第二,各種生產設備接口不統一,七國八制:IT應用與OT設備制式多樣,跨系統集成復雜度高, IT與OT難融合,生產數據上不來或者沒有統一格式,海量OT設備數據不能通過IT手段進行分析與建模,嚴重影響數據價值發揮。

      第三,缺少統一的操作系統:需要一個國產、自主可控的物聯網操作系統,來實現數據統一格式和接口的定義,打造煤礦設備接入層的統一標準和架構。繼而為后續數據共享、應用部署打下堅實的數字底座基礎。

      第四,數據孤島:煙囪式的系統建設,獨立部署且維護成本高,并嚴重制約了數據的流通與協同應用。

      煤礦行業還有一個很緊迫的現實問題,那就是下井作業出現后繼無人的尷尬局面,目前礦工的年齡都普遍高于45歲,而年青人寧愿當快遞小哥,即便收入高也不愿意從事這么辛苦又危險的職業。如果我們能幫助這個行業實現遠程開采,穿西裝打領帶在辦公室作業,情況就不一樣了。

      04 煤礦智能化是國家能源戰略

      煤炭仍然是我國主要的能源形式,從2019年我國能源消費結構來看,以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為主的化石能源占比達 84.7%,其中煤炭在一次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長期超過 60%,是我國能源供應的安全保障,起的是能源供應“壓艙石和穩定器”的作用。

      為加快推進煤炭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智能化技術與煤炭產業融合發展,提升煤礦智能化水平,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應急部、國家煤礦安監局、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科技部、教育部印發《關于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的指導意見》。

      指導意見指出,到2021年,建成多種類型、不同模式的智能化示范煤礦,初步形成煤礦開拓設計、地質保障、生產、安全等主要環節的信息化傳輸、自動化運行技術體系,基本實現掘進工作面減人提效、綜采工作面內少人或無人操作、井下和露天煤礦固定崗位的無人值守與遠程監控。

      ▲ 煤礦智能綜采面工作場景

      ▲ 煤礦智能綜采面工作場景

      到2025年,大型煤礦和災害嚴重煤礦基本實現智能化,形成煤礦智能化建設技術規范與標準體系,實現開拓設計、地質保障、采掘(剝)、運輸、通風、洗選物流等系統的智能化決策和自動化協同運行,井下重點崗位機器人作業,露天煤礦實現智能連續作業和無人化運輸。到2035年,各類煤礦基本實現智能化,構建多產業鏈、多系統集成的煤礦智能化系統,建成智能感知、智能決策、自動執行的煤礦智能化體系。

      國家能源局、國家礦山安全監察局研究制定的《煤礦智能化建設指南(2021年版)》提出:以人為本,安全高效。堅持把煤礦減人、增安、提效和提高職工的幸福感與獲得感作為智能化煤礦建設的根本目標,通過實施新一代信息技術提高煤礦智能化水平,促進煤礦安全、質量、效率與效益的穩步提升。

      一句話概括,通過智能化建設,實現安全、少人/無人、高效。

      05 挖煤賣煤不見煤

      華為高級副總裁、煤礦軍團董事長鄒志磊表示,華為聚焦ICT基礎設施,這是智能礦山解決方案中薄薄的一層,華為不做挖煤的機器、不做傳感器,不做應用軟件,只是使能行業智能化。智能礦山的本質應該就是工業互聯網,通過打通煤礦所有環節的信息流,實現無人化、智能化、讓“挖煤賣煤不見煤”。

      華為基于對煤礦智能化建設的思考和理解,提出了“一網一云一平臺”總體架構的智能煤礦解決方案。

      一張網:包括5G接入網、F5G承載工業環網、Wifi6接入網等多種網絡接入方式。

      華為“逼”上煤山

      華為煤礦軍團踐行“為行業找技術的使命和初心”,研發了防潮、防塵、防爆、小型化且上下行帶寬配比為3:1的無線基站。通過組網優化和創新,井下設備運行控制精度提高到99.99%。利用5G的高速率、低時延、大連接、高可靠等特性,重點開展井下巡檢和安防、無人駕駛等系統的建設和應用。華為協同合作伙伴可實現在井下綜采面全景拼接屏技術、井下攝像頭“自清潔”技術、井下無線低頻傳輸、風險提前預判技術等各方面進行創新突破,實現煤礦固定場所無人值守,關鍵環節機器人替代等場景。助力實現智能化采煤工作面減人60%、單班入井人數減少10%-20%的目標。

      一朵云:針對當前煤礦企業主要使用服務器,虛擬機的現狀,華為煤礦軍團提出煤礦云架構解決方案的理念。特別是應對虛擬機在擴容、演進能力、數據安全性和智能可升級能力上的挑戰,統籌規劃一體化的云平臺,涵蓋集團、礦山以及遠端容災中心,通過云端協同、AI能力提升智能化能力。為煤礦企業的智能化打造面向未來演進的堅實基礎。

      一平臺:則通過數據治理、AI推理、標準化API、大數據應用等系列化工具,打通數據孤島,打造標準化、集成化的統一數字平臺,實現煤礦應用使能、數據共享。

      5G、AI、大數據、云、工業互聯網、機器人和智能裝備是7項重要的ICT使能技術,通過與現代煤炭開拓、采掘、運輸、通風、安全保障、經營管理等6類業務的緊密結合,形成全面感知、實時互聯、分析決策、自主學習、動態預測、協同控制的智能系統,從而達到安全生產監管“智能化”、數據采集“標準化”、監控“數字化”。主要應用場景包括:基于5G +視頻云+AI訓練/推理等ICT技術的智能綜采工作面場景、基于數據集中+ AI訓練/推理+融合通信+設備聯動等ICT技術的主運輸場景、基于數據集中+大數據+ AI訓練/推理+設備聯動等ICT技術的智慧配煤場景以及基于融合通信+智能裝備+ AI訓練/推理的5G融合調度平臺場景等。

      在應用方面舉幾個例子吧。

      晉能控股集團塔山煤礦,是國家能源局千萬噸智能化礦山建設試點單位。截至目前,塔山礦已完成4個智能化綜放工作面的建設,礦井總計安裝5G基站128臺,已實現井上下5G信號全覆蓋,可以支撐井下綜采設備的遠程操控,掘進機、挖煤機、液壓支架等設備通過5G技術具備了實時遠程操控功能,可以使實現對爆破、采掘、傳輸全過程的高清監測與控制。實現了礦井設備遠程協同運行維護,“5G+智慧煤礦”初具雛形,基本實現“機進人退”的目標。

      永城煤電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聯合華為在陳四樓煤礦部署了F5G智能礦山,此次F5G礦山商用部署采用的F5G全光工業網方案基于工業光環網技術,具有大帶寬、確定性低時延和高可靠的特點,針對井下場景,從架構、協議和工藝三個方面進行創新,實現了電氣、業務、部署和維護四大安全特點,提升了井下通信網絡的本質安全。目前,該方案已在陳四樓煤礦試運行半年,穩定支撐煤礦智能化建設需求,F5G全光工業網方案部署場景包含生產控制(智能采掘)、環境監測(風速傳感器,水泵傳感),實時監測(視頻回傳)、井下巡檢等。

      山西陽煤與華為合作,完成井下500米的5G網絡部署,這是世界上最深的5G網絡,圍繞這個5G采煤點的井下工作人員由原先的140人減少到60人。華為和礦方正在探索如何能讓工作人員在辦公室里坐著就可以遠程控制機器來挖煤,如果這個場景能成功商用,那井下無人的目標將指日可待。

      06 總 結

      華為煤礦軍團,是學習和借鑒Google軍團模式,采用短鏈條運作的第一次嘗試,這種運作模式已初具成效,相信未來華為內部會成立多的軍團組織,這是任正非極其鼓勵組織運作的一個新方向。

      華為的軍團組織之所以先從煤礦領域著手,了解華為就知道,華為敢于,也善于打硬仗,把煤礦這塊硬骨頭啃下來,礦山開采無人化的目標即可實現,以后全球所有類別的礦山實現“穿西裝打領帶”開采不再是愿景。

      正如華為煤礦軍團董事長鄒志磊所說,華為首先使能國內5000多座煤礦以及4萬多非煤礦山智能化,最終目標是實現全球礦山智能化。

      【2021年華為煤礦軍團大事記】

      1、2月9日,華為與山西省政府及多家煤炭生產科研單位聯合成立“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旨在利用工業無線控制網絡、工業光環網、云計算等ICT技術,助力山西實現煤礦減人增效、提高煤礦本質安全的目標。

      2、2月24日,在2021 MWC上海期間,華為與山西移動、鑫巖煤礦聯合發布了5GtoB公網專用風箏方案,為行業提供高性能、高可靠的5G網絡,加速5G產業發展,實現5G商業價值,釋放數字經濟新動能。

      3、3月27日,由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主辦的“礦用F5G全光工業網技術交流會”在北京成功舉行。會上,中國煤炭科工集團煤炭科學技術研究院有限公司聯合華為正式發布“F5G智能化煤礦應用方案”,并發布《煤礦F5G應用技術白皮書》,同時聯合4家單位成立“智能礦山聯合實驗室”。本次會議標志著F5G在煤炭行業的規模應用正式開啟。

      4、2021年4月,華為正式成立了“煤礦軍團”,將產業基礎研究、產品研究、市場交付組合在一起,縮短產業鏈條,快速適應需求,通過技術創新,推動全球煤炭行業數字化轉型。

      5、4月23日,中國礦業大學(北京)與華為簽署全面合作協議。根據協議,礦大(北京)與華為將攜手打造“產學研用”一體化創新平臺,雙方發揮各自資源優勢,面向煤炭智能化開采、智慧礦山建設、煤礦機器人、智慧應急、精準地質保障等領域研究方向開展科研創新平臺建設。此次全面合作協議的簽訂,意味著雙方將挖掘在創新技術和智慧煤礦等領域的各自優勢,實現創新技術、人才培養等多范疇、全方位合作。

      6、5月18日,在華為中國生態大會2021上,華為煤礦軍團董事長鄒志磊帶領華為煤礦軍團和合作伙伴集體亮相。這意味著華為將大踏步地進軍煤礦行業,攜手礦業產學研大力加快煤礦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四化”建設,共筑安全高效智能礦山。據悉,煤礦行業是華為企業業務中,唯一一個獨立運作的垂直行業業務。


           7、5月21日至23日,神東煤炭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新華帶領考察組到華為公司考察學習。這是對一周前,華為公司高級副總裁、煤礦軍團董事長鄒志磊一行,就加快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智能礦山建設來神東調研考察的及時回應回訪,也是神東與華為煤礦軍團共同攜手、共贏未來,推動煤炭行業智能化建設、數字化轉型的又一次深度交流與戰略對話。

           8、6月7日,華為公司聯合永煤集團在永城舉辦全國首個F5G礦山商用發布會,這標志著永煤陳四樓煤礦F5G項目正式商用部署。會議期間,雙方簽署了框架合作協議,將在礦山智能化建設、創新場景孵化等領域進行全方位、深層次的戰略合作,在全國范圍樹立F5G礦山智能化標桿。

      作者:咔 嚓

      來源:藍血研究(lanxueyanjiu)

       網站聲明:凡本網轉載自其它媒體的各類新聞,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
       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相關鏈接:

      主辦:中國煤炭工業協會    承辦: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統計與信息部

      技術支持:北京中煤時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    京ICP備19006080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7339號 

      國家煤炭工業網 國家煤炭工業網 國家煤炭工業網
      微信公眾號 官方微博 官方頭條號